李镇西:“家庭教育不是纯粹的技术,而是父母的为人。”
作者:李镇西    文章来源:李镇西    点击数:136    更新时间:2019-3-7
 
聊着聊着,已经中午了,于老师说请我们吃饭,她说不远,就在楼下一家餐馆。于是我们和于老师下楼走出小区。

饭桌上,于老师不停给我夹菜,她说:“没辣椒,你吃不好吧!”

我说:“很好很好,没辣椒的菜也很有味道。”

一边吃,我们一边继续说教育。说到语文教学,于老师说:“应该重视语文的人文性。你想想看,语文是工具,但工具里头有内容的呀!我们现在却只有工具,这个怎么行呀?”

我们关心于老师的身体。我问:“于老师,你看起来真的身体很好。”她说:“我其实身体并不好,我其他都不行,就只有脑子还行。”

我说:“您思路很清晰。”

她也不谦虚,笑了:“对对,反应很快呢。我是一讲到教育的话题上来精神就很好。哈哈!”

说到家庭教育,我说:“于老师和弟弟妹妹个个都是栋梁精英,再次说明,一个孩子的成长首先得益于家庭,其次才是学校,学校教育很重要,但是第一重要的是家庭教育。”

于老师说说:“对的,家庭教育都是管孩子一些做人的细微末节,就是做人。这主要是靠家长的言传身教嘛!”

我说:“可现在恰恰是把家庭教育当成一种技术了!”

于老师点头:“对的,家庭教育不是纯粹的技术,而是父母的为人。”

我说:“一旦把家庭教育仅仅当成理论和技术,就恰恰没有家庭教育了。于老师您的父母,不要说家庭教育的理论,连一般的文化知识也不是很高,但是他们自己怎么做人的,就是怎样的家庭教育。所以最好的家庭教育是父母把自己做好,做最好的家长。现在的家庭教育说教比较严重,家长给孩子说要怎么做怎么做,但是家长自己做不到的。比如要求孩子读书,家长从来不读书的。叫孩子别睡懒觉,家长自己睡懒觉,还对孩子说你不要跟我比。所以最好的家庭教育是把家长自己做好。”

于老师说:“其实老师的教育也是这样的,你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你教学生做到的,你自己首先要做到。自己不做,教学生去做,这怎么行呢?”

我说:“我当校长时给老师们说过两句话——最好的教育莫过于感染,最好的管理莫过于示范。”

于老师非常认可我这两句话:“精辟!最好的管理莫过于示范!比如当年我带一个乱班,六点钟开始军训,我一定5点50分在操场上等他们,我绝对不会迟到。你如果迟到你等于就告诉学生规矩是没有用的。做事一定要认真,这也是给学生做示范。你给学生改作业,你就打个‘阅’,那怎么行?当然,现在有的老师连‘阅’都不写了,觉得太累了。”

我说:“网上有句话说家庭教育的,这句话批评家长说得很刻薄——自己一滩淤泥却恨铁不成钢!其实非常精辟。就像那些干部在台上说反腐说得头头是道,自己私下却在搞腐败。”    

于老师笑了:“对对,自己一滩淤泥……哎!我搞不清楚那些搞腐败的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又不愁吃穿,我简直不能理解这种腐败的人的思维是怎么回事!”    

高万祥说:“这是人的贪婪!现在我们这么多大贪官,历史上都少有的。”

于老师说:“知法犯法啊!学习知识本来是明道理的,这些贪官说的跟做的差的太远了!我觉得,那种在台上说得头头是道的人是很滑稽的,他们怎么好意思呢?我觉得你自己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却说得那么一本正经,你心不慌吗?讲一套做一套的,怎么想得出来呢?”

我说:“贪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的心理素质特别好。其实就是脸皮厚!”

高万祥说:“中国坏就坏在虚伪的教育培养了虚伪的学生,人格分裂。”

我说:“陶行知当年一直强调做真教育,说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于老师说:“我早就讲过,我说教育虚假,就是最大的腐败。我原来时候住的公寓附近,有一所小学,经常听到大喇叭里说,要做好啊,明天上级要来检查啊!那时候我就想,为什么要应付检查才做好呢?如果不检查,就不做好吗?以前我做校长,任何领导来,我从来没有叫老师和学生要特别做好,我不会刻意地为应付领导来而做什么事情的,没有的!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领导来了做表面文章,这个就是虚假的。就算领导发现了我学校有问题,我就承认问题,哪个单位没有问题?对吧?面对问题逐步改进,这才是教育嘛。十全十美,那就是胡说八道了。”

高万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里面有一个词语叫‘诚信’,要求小学生背诵。”

于老师说:“‘诚’就是要真诚、真信。你不能虚假,你对学生也是啊,要以心换心。”

我问于老师:“您睡眠好吗?”

于老师说:“不好,但是我心态好,我碰到任何事情都不会着急的。”

“您锻炼吗?”我又问。

于老师说:“原来散散步,会走走的,现在身体发病就不走了。但我一讲教育,什么病都没有了。其实生病也就这么回事,没什么好怕的,”

我说:“以后我到上海来,时间充裕我就来看你。在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教育人,对于老师您都是很敬重的。”

于老师说:“嗨呀,我就是年长呀!”

高万祥说:“虽然没有机会做你的学生,但是我们把你当作恩师,当作母亲一样的,于老师!”

于老师又说:“现在教师地位比过去好多了。八十年代,当时教师没有地位,到了什么程度呢?那时候单位人员刚开始可以流动,报上就公布人员流动的相关政策,但其中特别注明,环卫工人和中小学教师不得在内。也就是说,其他单位的人都可以流动,可环卫工人和中小学教师不准流动。我一看就生气,拿了这张报纸给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看,我说用这个来阻止教师流动这是伤人心的!我不是看不起环卫工人,社会主义国家嘛,行行出状元。但是刚刚‘文革’才过去几年,我们还记得‘文革’说教师就是‘臭老九’,那么我就对他讲,‘文革’当中的斯文扫地,现在却是‘斯文’不如‘扫地’!那个单位流动的消息就发表在《解放日报》上,这是党报啊!陈国栋马上说,不能这样。”

高万祥说:“社会上流传的‘斯文不如扫地’原来就是你说的?斯文扫地,教师和环卫工人。”

于老师说:“是的,就是我说的。因此我说一定要成立教师学术委员会,要捍卫我们的地位,当时很难啊,是市委宣传部批的,因为是民办的,然后就是要找各个地方的人。他们听了我讲这个原因就批准了,成立了教师学术委员会,实际上是为了基础教育教师的地位。这样就有了学术地位,培养了很多人,教育归根到底要培养人嘛,包括培养青年教师啊!人家耽误不起,我们现在很多学校是校长很有名,教师却没有名,那这个校长是怎么做的?校长一大堆的官衔,教师却什么都没有。当校长,一定要海纳百川,不能只顾自己把别人排挤掉,这怎么可以呢?应该百花齐放,这才对嘛!教师是学校的顶梁柱啊,人家耽误不起的,就那么二三十年啊,一晃就过去了。学校培养不出优秀教师,拿校长干嘛?我当校长的时候,我们学校的语文组,连我一共七个特级教师,我就是一个一个培养的。三代啊,我根据他们的特点来培养。”

我说:“一个教研组,七个特级教师!可能这个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

于老师自豪地说:“是的,没有的。”

我说:“关键你这七个特级教师都是自己培养的,不是说从外边调来的。现在有的学校也有很多特级教师,但大多是人才引进的。”

于老师:“不是的,我都是自己培养的。各有特点,我就根据老师的特点来培养。有一个书法教师,现在是书法家了,是上海唯一的一个书法特级教师。他毛笔字当时写得并不怎么样,但是他一天到晚喜欢写字,我说你就专门搞硬笔书法吧!把硬笔书法的写作规律搞出来,然后教学生,所以当时我那里的学生的字全是一手好字。他成功了,现在是书法家了。他当初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我看他喜欢写字,因此我就给他创造了许多条件,包括到电视台啊各个学校啊去讲。所以,我就是讲教师要培养的,校长要培养教师,要对得起他们。”

于老师的肺腑之言,她对年轻教师发自内心的爱,她博大的胸襟,让我们特别感动。

临别的时候,我对于老师说:“于老师,您多保重!以后我每年至少去看您一次!”

高万祥说:“下次镇西到于老师家里,提前通知我。我们一起看于老师!”


(全文完)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盐都文明网盐都教育网盐都教育关工委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单位:盐都区未成年人成长指导站 地址:盐城市城南新区华夏路(盐都区文化馆二楼)
    联系电话:0515-68810165 服务邮箱:ydwcnr2016@163.com